叶浅予“写”舞

2019-12-22 作者:网站首页   |   浏览(60)

叶浅予(左一)与青年舞蹈家交流

  叶浅予是20世纪的中国画大家,他以自己独特的少数民族舞蹈题材人物画独树一帜、闪耀画坛,尤其是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创作的大写意人物画,更成为现当代中国画坛上的奇葩,他笔下轻歌曼舞的少数民族人物形象为20世纪的中国画廊增添了几分人性、几多光彩。叶浅予画舞其实是有一个艺术探索过程的,也与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其中一些偶然的社会契机促成了他的探索转向与艺术奇境,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考察一下他的舞蹈人物画艺术,也能有很多新的发现。

  在上世纪40年代抗战时期,因为中国北部、东部地区的相继沦陷,全国的政治文化重心逐渐迁向中国大后方腹地西南地区,这使一大批艺术家也有机会深入到祖国西南的少数民族地区。因为这里比较容易接触到云贵川地区的少数民族生活,于是庞薰琹、关山月、叶浅予等艺术家相继到此写生采风,这个时期中国画领域里出现了一个描绘少数民族题材的风潮。叶浅予在此前的创作以漫画为主,抗战后他组织成立了漫画宣传队,在武汉参加了郭沫若任厅长的政治部第三厅从事抗日宣传工作。1942年叶浅予深入到贵州黔西苗族地区写生,开始尝试用中国画的笔墨在贵州皮纸上进行创作,画了第一批苗族人物。这次写生和尝试让叶浅予领略了苗乡风采,也忽然感觉到漫画表现手法的局限,从此之后他的创作重心便开始逐渐发生转移,涉足传统中国画领域。

  1943年叶浅予又应当时的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将军之邀,以战地记者的名义前往印度兰伽中美训练营考察。这使叶浅予得以在印度进行为期4个月的采风游历,期间他饱游佛国伽蓝宝刹,感悟异域风土人情,拜谒诗翁泰戈尔墓。尤其是印度民族的舞蹈风尚,不拘场合随时随地应节而舞,音调婉转的歌声、节拍铿锵的舞蹈、沉稳舒展的身姿随处可见,这让画家心醉神迷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由此画下大量的印度舞蹈和异域风光速写。此外,这次的游历还有一个契机,那就是叶浅予看到了阿旃陀石窟寺院壁画,其中的诗意氛围、乐感旋律、古朴的设色和典雅的造型,给了他更加直接的启发,使他用中国绘画表现舞蹈人物的艺术构想更加成熟和自信。同时这次游历积累的一大批印度舞蹈速写,也成为叶浅予从上世纪50年代一直到新时期艺术创作取材的宝库。

  回国之后,叶浅予在重庆嘉陵江边的北碚温泉居所内,用借到的一扇门板铺上军毯当做画板,缺少中国画颜料,他就用从印度带来的水彩画颜料,在贵州皮纸上把印度之旅的所见所想全画了出来。1944年5月,叶浅予的印度画展在重庆中印协会展出,往观者络绎不绝。徐悲鸿亲往参观并订购两件作品,且撰文褒扬,认为中国此时倘有十个叶浅予,便是文艺复兴大时代之来临 。1945年叶浅予客居张大千家中两月,期间两人切磋交流绘事,叶浅予在张大千处得睹其所摹的晋唐时期中国传统佛教敦煌壁画,更加领略了传统的魅力,对其舞蹈人物画探索大有裨益。此外张大千涉足印度舞蹈人物画,也借鉴了叶浅予的印度舞蹈速写进行创作。上世纪50年代,张大千赴印度游历办展,更加专注于舞蹈人物画的创作,这与叶浅予的创作道路有某种程度的暗合。

上一页 12 下一页

本文由马报免费资料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叶浅予“写”舞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