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伦斯夜场最有成就感

2019-11-01 作者:资讯   |   浏览(133)

采访徐行的时候, 正好赶上保利征集的高峰期,办公室门口排满了前来送拍的藏家。好在小编提前约好了, 很是 没品 的在众人眼光中加队进了会议室。采访里徐行虽然很内敛, 但是从言语里能体会到一股拼劲和强烈的工作欲望, 莫非也是个工作狂人?

因为年轻,工作强度不是大问题

记者:记者过你的资料,你之前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学的是艺术史专业,也在首都博物馆实习过,为什么会选择在拍卖公司供职呢?徐:在首都博物馆实习过,那是毕业之后的事情了,在毕业之前我就在伦敦的苏富比实习过,这算是最早的基础拍卖,然后我的研究生也是在苏富比艺术学院读的。那回北京进入拍卖公司,其实也是一个比较偶然的机会,并不是说毕业了就想好一定要去拍卖公司,当时只是觉得工作一定要和自己所学的专业有所关系。记者:从08 年进入保利拍卖到现在,也有3 年的时间了,这期间有什么感想么?徐:我是08 年毕业回国,09 年年初来到保利,之前在紫砂和当代水墨的部门做助理,10 年秋拍来到油画部。工作精力本身是很愉快的,包括我的领导和我的老板一直都很关照我,在工作上一直在教我很多东西,同事也都对我很好。在工作性质上来讲,可能工作时间不太确定,出差的几率高。但我觉得这是做任何工作强度大一点的工作都会去面临的问题,而且因为现在年轻嘛,也不是太大的问题。

压力在于怎么开发和维系客户

记者:保利拍卖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拍卖公司,在保利拍卖的油画部任业务经理会有很大的压力么?你会怎么处理这种压力呢?徐:因为其实我回国之后,正好赶上金融危机的一个开头,当时给很多的艺术机构、画廊去投简历,全都石沉大海。所以我可能没有感受到06,07 年时候的那种繁荣景象,我从一开始进入到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时候,就感觉买家一直也还是很理智,很冷静的在投资,不像06、07 年那么繁荣了。但是从去年和今年的时候,要比我刚进入部门的时候好一些,成交率也高了,成交额也高了。加上我们去年开始做的吴冠中专场也是非常的成功,这是在08 年、09 年没有的一个价格。记者:在保利这个品牌、平台之上工作,会有压力么?徐:压力肯定是会有的,这是一定的。那因为我在紫砂和当代水墨部门的时候不负责征集,我是一个助理的角色。来了油画部之后,特别是做了业务经理之后,会感觉到一定的压力。其实我们的客户基本上已经比较饱和了,我其他的同事已经在保利做了很多年,我应该算是保利油画部比较新的员工,所以和同事们去分这个汤,其实是不太可能的,只能自己去尽力挖掘一些新的客户。现在把注意力放在年轻人,中青年艺术家的这块,所以今年秋拍会有一个中青年艺术家的板块。

征集需要先和藏家做朋友

记者:你觉得工作里,买家和卖家,哪一个接触更有挑战性?徐:不一样,因为你给买东西的人,他这一场同样回去卖东西,但好就好在你在和藏家去谈的时候是一个状态,然后就如做图录这样一个过渡期,然后才进入招商这样一个阶段,就进入了和买家打交道的状态,好在这两个状态不是同时进行的,虽然有一定程度的交汇,但不是同时进行的。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和卖东西的藏家打交道会比较有难度,因为你会有一个征集的压力。记者:现在拍卖公司都头疼拍品的征集,那作为油画部的业务经理,你在征集上有些什么感想和心得呢?徐:在征集方面,可能是我老板对我影响比较大吧,我跟客户那边去征集的时候,我尽量是和他们去做朋友,然后去建立那种朋友一般的信任,我会很真诚的,而不会去迫使他,一上来就和他讲要征集东西。加上我这个人性格可能也是这样的,不太好意思开口去直接和人家要东西,我都会和人家相处一段时间做朋友,这样做下来比较好的结果就是这些客户都比较稳定,比较具有可持续性。

尤伦斯夜场,最有成就感

记者:在保利从事油画业务三年,有什么特别成功的运作案例让你印象深刻么,让你感觉特别有成就感的?徐:应该就是春拍的尤伦斯专场。尤伦斯当时只是选择了两家拍卖公司,一家是香港苏富比,另一家就是保利。我们的作品可能外面人会说没有香港的那么精,但是我们当时卖的很好。我指的卖得好,并不是那些大家都能耳熟能详的艺术家的作品,因为尤伦斯当时确实给了我们一些在国内不是太好卖的东西,可能除了想出货之外,也是想记者一下我们保利的销售能力。价格可能不是很高,可是如果把这些东西放在其他的场次,或者其他的拍卖公司,甚至放在香港那边,都不一定能达到现在这样一种效果。但是我们在拍卖之前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,在UCCA 和今年的艺术北京都做了很大的展览,当时我们的宣传花了很大的力气,我还飞到成都请吕澎(微博)老师写了一个一万多字的序,所以最后拍的还是很不错的。这个可能是我参与比较多,比较投入,效果也比较好的一个案例吧。记者:在保利待得这三年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徐:效率吧可能。就是学会怎么合理的利用自己的时间,因为工作的内容太琐碎了,你要学会在出差或者在北京时候,怎么更好更快的去完成一些工作。另一个就是在客户的开发和整理上,因为如果和客户是第一次接触,那如何谈成一笔生意和怎么长期的维系客户关系,这对我这样一种之前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和一直生活在国外的人来说,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保利最大的特点是团队合作

记者:那做这一行以来,有没有比较抱怨的事?徐:没有什么讨厌的事,就是希望能多一点睡觉的时间,没有别的抱怨了。记者:进入保利三年,有没有什么人对你的影响特别大呢?徐:其实还是油画部整个团队的这种合作。之前很多人就是认为你业务经理就是出去征集作品,那作品征集回来之后,你就不用管了。但在保利可能更突出的是团队的合作,这个团队里面你缺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行,一个人可以算是身兼多职。要说真的有什么人对我影响很深,那就是保利这个油画部的团队。然后就是圈子里的老师,包括画廊的一些比较资深的老师,在平时聊天里,都会学到很多的东西。

成功在于掌握市场话语权

记者:能预测一下今年秋拍当代艺术的热点么?徐:今年我们夜场的着重点应该会放在二十世纪经典大师、包括大家在内地市场上不太能见到的常玉的作品,好多人都不太相信国内的拍卖行能征集到品相这么完好的常玉作品。其实我觉得保利油画部的成功,就在于他会引领市场的一个趋势,他不会是去说因为春天写实经典拍的比较好,那我秋拍就会继续去做一块。他会去开辟一个别的拍卖公司都不太敢去涉及的领域,然后去把他做大,做成趋势。就像当年保利去做的这个当代艺术的夜场,别的拍卖公司也没有用这个方式来拍当代。所以就是要掌握一个话语权。我觉得今年当代的价格应该不会有太大浮动,写实如果有大幅、经典的作品出来的话,那在春拍的基础上有5% 到10%的上浮率就很好了。记者:还有其他的重点设置么?徐:夜场的话,今年我们会有两个夜场,一个就是吴冠中的夜场,一个是我们平时都会有的当代艺术夜场,二十世纪经典大师作品是我们这个夜场的一个侧重点。至于尤伦斯我们还在谈,但即使有的话,作品的数量可能也没有春拍那么多了。比较重要作品,像常玉和赵无极的作品,我们已经在对外宣传了,写实的话有何多苓和艾轩合作的《第三代人》,都是比较受关注的作品。

编辑:admin

本文由马报免费资料发布于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尤伦斯夜场最有成就感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